广州石门返照和贪泉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在中学课本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中有“酌贪泉而觉爽,处涸辙以犹欢”的诗句。很早就知道贪泉在白云石门,但因为是小地方,特地去一趟又不值得,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未能成行。上个周末第一次做了比较远距离的骑行,路线经过那里附近就顺便绕道石门去找传说中的贪泉遗址。网上没有人明确指出其位置,本来以为会花费比较多时间,没想到一下子就找到了。具体路线是:石庆路转入庆隆路,一直到尽头右转便是铁道部石门疗养院,疗养院毗邻江边,旁边是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,在疗养院的门口有一条小路直通江边,正好有一个渡口,据说现在每天下午三点仍旧有一班轮渡过到对面的金沙洲。渡口有刻字“石门返照看日落,霞光千里满江红。”整个渡口其实非常大,甚至堪比天字码头和中大码头,只不过现在破落不堪,只留给附近居民作烧烤用。码头的另一侧就是“贪泉”的遗址,不过现在已经被附近居民当做烧香拜佛的场所。“贪泉”紧邻江边,下方建有一个储水的池子。右侧不远处有高铁呼啸而过。这个码头附近的庆丰是广州的物流中转集散地,码头附近还有石井水泥厂,水泥厂的露天仓库堆放着成山的沙石,运砂船能在这里停泊应该能反映出此处的水深应该还是很了得的,所有的种种都能体现出此处在以前确实是水陆交通的重要枢纽。
石门返照 石门返照 金沙洲
石门返照 码头 石门返照 码头

石门返照

石门,在广州市西北,位于小北江和流溪河的汇合处。小北江原来江水湍急,奔泻而下,但流到这里,却被右岸的石门山、风潮岭;左岸的风林岭、西华岭紧紧束住,只剩下中间一 道狭缝让河水流过,活象一道石门镇住了大江,故此称为“石门”。石门依山临水,风景旖旎,此处即有宋元羊城八景之一的“石门返照”。所谓“返照”,便是“海市蜃楼”,是百年难遇的奇景,极少人能有机会看到。

骈邑石门晚照残”,是《临朐八景诗》之首句。据说这奇景的出现一般在日暮黄昏,这里天上云霞霭霭,江面水平如镜,四野寂静无声,忽 然从云端射出一束彩光,彩光渐渐扩大,刹时,广州城楼景物,尽呈现在江面上,人马舟车历历可见,持续五、六分钟后才淡淡消去。

贪泉

“贪泉”原是广州郊外二十里处石门镇的一股涌泉。过去,人们称之为石门水,又叫沉香浦或投香浦。据说,该泉水终年清澈见底,香气四溢,而且十分甜润。相传西晋时期,广州很多地方官都与商人勾结,贪污腐败成风,朝廷为此大伤脑筋。一个叫周清廉的人,长期在北方地区为官,向以清正廉明而着称,于是朝廷决定派他到广州担任刺史,希望他能以身作则,整顿广州的吏治。周清廉受命来到广州后,开始时确有大干一翻事业的气势。可是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喝了石门的泉水,觉得泉水甘甜清冽,入口滑顺,久久难以忘怀,从此天天派人专门到石门取泉水。结果,三年任满,周清廉已不再清正廉明,而是变成了一位巨贪。当他贪污行为东窗事发后,皇帝无限感慨,这么一个好官,怎么就这样成了贪官呢?周清廉受到查处后,广州当地人就将周清廉喝过的那眼泉水称为“贪泉”,而喝了贪泉水将使人产生无尽的贪心、贪欲的传闻也在当地不胫而走,传播开来,而且越传越玄。从此,凡是到广州任官的人,再也不敢饮此泉之水,哪怕路过时渴得口干舌燥也竭力忍着,以保自己的清廉。即便一些正直的人路过此地,也不敢造次,大都绕道而行。因吴隐之久负清名,朝廷也想一改广州吏治腐败的局面,元兴元年(公元402年),吴隐之被调任广州刺史。吴隐之赴任时途经石门,他听随从说起关于“贪泉”的故事,便对随从说:“美好的东西容易引起人的贪欲,越过五岭就丧失清白的原因,我现在知道了。”决心前往一探“贪泉”的究竟。来到泉边,只见周围山清水秀,一股泉水从石岩中汩汩涌出,岩下有一泉眼,泉眼中的水清澈可人。吴隐之忍不住赞叹道:“好泉水啊好泉水!”忽见他蹲下身来,掬起一捧泉水畅饮,随从见后大惊失色,赶紧上前阻拦:“老爷!这是贪泉水呀,千万饮不得!”吴隐之听后哈哈大笑起来,对随从说道:“什么贪泉不贪泉,我就不信这个邪。清廉的人饮了也不会变成贪浊之人,而贪浊的人饮不饮都是贪浊之人啊!”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,随着微微的山风,他略加思索,便赋诗一首,诗云:古人云此水,一歃怀千金。试使夷齐饮,终当不易心!这首诗的意思是说:许多年来,人们传说喝了“贪泉”的水便会贪得无厌,欲壑难填。我认为,假如品德高洁的伯夷、叔齐喝了它,一定不会改变初衷的!实际上,吴隐之是借赋诗的机会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清白之志向,无异于他的就职誓言。吴隐之到任后,时时牢记自己在“贪泉”边的誓言,处处严格要求自己。平时,他不沾酒肉,吃的只是蔬菜、干鱼;穿的,仍是过去那些旧衣服。他还下令将前任太守使用过的豪华丝帐、帷幕以及各种贵重饰物统统撤除,一并归入国库中。其清廉俭朴令当地不少官员都难以相信,认为这些不过是他装出来的。一位属下发现他天天吃干鱼,误以为他喜欢吃鱼,便弄了些上等鱼来,还将鱼刺剔除,特地献给他。不料,吴隐之非但不领情,还狠狠地责罚了他,并严肃地警告其他下属不得再犯同样的错误。吴隐之在广州任上,除自己始终保持廉洁俭朴之外,还革旧布新,兴利除害,严惩了一大批贪官污吏和不法商人,使当地社会风气日渐好转,百姓安居乐业。贪泉在五代时湮没。明万历二 十四年(1596年),广东右布政使李凤在此立碑,并刻“贪泉”二字,后又有人在碑上刻录了吴隐之的赋诗,以警世人。

贪泉 贪泉 贪泉

沉香沙

“沉香沙”位于广州市西北郊槎头,也在石门附近。相传吴隐之为官三年,两袖清风。上任时从北江乘船而过,风平浪静,离任时又从此江经过,他站立船头,心平气和,自以为在任时明镜高悬,无愧于广州的黎民百姓。岂不料,猛然间天昏地暗,狂风暴雨直摧桅杆。江中恶浪翻滚,危及船舸。吴隐之大惊失色,自省并无丝毫贪欲和劣行,不该受老天如此责罚,便转身问夫人:“离去时是否受了什么人的馈赠?”夫人沉思片刻,答曰:“受领过一块沉香木。吴隐之大怒,”连声喝道:“扔了,扔了,别让一块沉香木毁我一生清白!”沉香木被扔进了江中。少顷,就见风平浪静,雨停云散,江天一派清朗,大船得以扬帆顺行。后来,这件事就演变成了“沉香沙”如何形成的美丽传说。

沉香沙

与石门有关的多次著名的战争

此处古时山水险要,又是夺取广州城的兵家必争之地,曾发生过多次著名的战争。

汉朝 武帝讨平南越之战

汉元鼎五年,南越国相吕嘉策动政变,杀死了第四代南越王及太后,对抗汉中央政府。次年,汉武帝遣伏波将军路博德、楼船将军杨仆,并南越旧部共十万大 军,以及夜郎、闽越兵六路进攻番禺。楼船将军在石门截获了南越军的粮草船,打下关键性胜仗,然后分别从番禺东南用火攻,伏波将军则在石门附近设招降站,一 天一夜,便获全胜。

元朝 元军南侵破石门而入

宋末,元军逼近广州,宋广东经略使布置守军于石门防卫,以保广州。却因为文官贪钱,武将怕死,当元兵进攻时,只有黄俊独自苦战,结果兵败石门,不久广州失守,继而元灭宋于新会崖山。

明朝 军事上最后一次大胜仗

清顺治七年,明清两军于石门交战,南明舰队被歼,清军扼石门围广州,南明派马宝、郭登两将军率铁骑反攻,在石门百姓的帮助下,暂借广州之围,这是明朝残余在军事上最后一次大胜利。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